第478章 魔鬼的誘惑

作者:月關 作品:南宋異聞錄月關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681637.buzz/
  楊瀚走回來的時候,二狗子馬上高喊了一聲:“傳膳~~~”飯菜很豐富,隨行的御廚充分利用了山里的有限條件,打來的肥魚,烘烤的香氣四溢,用切開的小漿果一捏,酸酸的去油膩的汁液淋在上邊,吃一口鮮美無比。

  蘑菇湯是用現采摘的新鮮蘑菇制成的,里邊加了鹿奶,酥香濃郁。

  肉食更是可口,選了才幾個月大的小麋鹿烘制出來的,肉質鮮嫩之極。

  楊瀚一見,便食指大動,徐諾卻在觀察帳篷,不太大呀,若是睡兩個人的話,他一個大翻身,就能滾到我身邊了,如果他對我動手動腳的,我要不要反抗?

  如果反抗,觸怒了他,后續的計劃都無法進行了吧?

  可……小不忍則亂大謀?

  啐!身子給了他,這是小事兒嗎?

  好糾結呀……“昭儀覺得這飯菜不可口嗎?”

  楊瀚吃的滿口流油,手中拈著一塊肥美的水煮羊肉,笑吟吟地問。

  “??!沒有,挺好吃的?!?br>
  徐諾連忙收攝心神,拈起一塊烤得酥脆,撒了茱萸碎沫兒的烤鹿排狠狠咬了一口,兩款偷偷一瞄玄月和小菜,發現兩個人的吃相比起楊瀚斯文很多。思路中文網最快http://www.681637.buzz https://m.slzww.com

  兩人都是把肉用小刀切成小塊,小口地吃著,除了唇上沾了些油脂,臉蛋兒仍是干干凈凈。

  已經沾了兩頰油的徐諾好不狼狽,人家……人家本來是個淑女的好嗎?

  本來我也不是這么吃飯的啊,好氣!已經都這樣兒了,徐諾再改反而刻意,干脆把心一橫,老娘就啃了,怎么著吧!玄月和小菜當然斯斯文文,跟大王一起吃飯,雖然榮耀的很,可是太遭罪了。

  坐相、儀止,都要注意。

  吃東西不敢吃太多,還要特別注意吃的形象,哎!看看人家徐昭儀,吃的多豪爽。

  有她倆看著,徐諾心里的挫敗感更重了,于是,更加的破罐子破摔了。

  楊瀚很欣賞,嗯,這樣子吃東西,看著才香,于是,楊瀚也多吃了兩塊兒。

  二狗子一旁看著,大王今天的飯量比平時要大一些,嗯,這個廚子不錯,要賞。

  得把大王的口味告訴他,以后調整一下給大王的膳食成分。

  一頓飯吃完,二狗子把一壺香氣四溢的溫茶端了上來。

  楊瀚與徐諾、玄月、小談先刷了牙、漱了口,回來坐下,楊瀚捧了一杯,品了一口,嘖!周身舒泰啊。

  于是,楊瀚招呼道:“來,你們坐下,陪寡人喝茶?!?br>
  于是,一張茶幾,楊瀚和徐諾對面坐了,玄月和小菜兩端兒陪坐。

  “十月山巔座,東峰菊已黃。

  俗人多泛酒,誰解助茶香……”楊瀚把祖地的一首詠茶詩改了幾個字,順口吟來,玄月目眨異采,贊道:“大王好文采!”

  嗯,玄月沒有拍馬屁的意思,在她眼里,楊瀚是神君,真的是一言一行,莫不遠勝凡人。思路中文網首發╭ァんττρs://ωωω.sしzωω.cΘм んττρs://м.sしzωω.cΘмヤ

  就算楊瀚這時吟出一首大軍閥張宗昌的“什么東西天上飛,東一堆來西一堆;莫非玉皇蓋金殿,篩石灰呀篩石灰?!?br>
  她都能覺得大有深意,哲意十足。

  小菜更不用說了,雖然被玄月搶了先機,不好再出口贊美,但她一雙美目癡癡地望著楊瀚,眸中滿是驚喜與贊嘆,顯然是大王的詩,深深地打動了她。

  “這兩個騷蹄子,一對馬屁精!”

  徐諾乜了她們一眼,暗暗冷笑。

  楊瀚笑道:“昭儀,寡人這詩如何?”

  徐諾嫣然道:“大王信手拈來,文采斐然,誰解助茶香一句尤妙。

  大王這詩,不失豪放,然雄奇峭拔之中卻又不失自在婉約,恰似那東峰菊黃,大處峰如劍,細處菊花香,如此詩才,奴實不及也?!?br>
  玄月看了徐諾一眼,心道:“大王的詩才,果然是無人能及的,徐昭儀這番話真說到人家心里去了?!?br>
  小菜則看著徐諾,心中很是不忿:“大王是沒問我,大王要是問我,我一定答得比她還要肉麻?!?br>
  楊瀚笑吟吟地喝完這杯茶,玄月馬上為他斟上,小菜很苦惱,想搶著斟茶不上去,你幾時變得這么笨了?

  這樣子,你哪里還有發展,這一輩子都只能渾渾噩噩,沒得出息了,你看人家小談……哎,同樣的出身,人家現在……得想點什么辦法,要不然大王怎么能注意到人家呢?

  小菜這里犯著思量,楊瀚卻是喝著茶,和徐諾隨口談笑,玄月則謹守著本份,大王與她說話時,才恭謹地答上一句,絕不搶話,但一直認真傾聽,哪怕楊瀚說的是一句毫無營養的廢話,在她聽來,也是有滋有味兒。

  “好啦,這太陽一落山,涼意便漸漸重了?!?br>
  楊瀚抻了個懶腰,站了起來:“一路登山,你們也都乏了,明日一早還要往更深處去,這就歇了吧?!?br>
  “是!”

  玄月和小菜都站了起來,徐諾的心頓時停跳了半拍,最害怕的時刻終于來了,我……我該怎么辦?

  徐諾心跳如擂鼓,垂著眼睛,急急思索著對策,卻見楊瀚甩了甩衣袖,道:“不必送了,你們伺候徐昭儀睡吧?!?br>
  “呃?”

  徐諾猛然抬頭,卻見楊瀚已經向外走去,二狗子帶著倆小太監垂手侍立著,待楊瀚出去,便前方掌著燈籠,向另一座帳篷走去。

  “原來……他是要我跟玄月、小菜一同宿在這頂帳篷里?!?br>
  徐諾恍然大悟,看著楊瀚遠去的背影,心中恨恨地想:“他一定是怕我趁夜害了他,根本不敢跟我宿在一起!”

  可徐諾一轉身,看到小菜已經殷勤地去鋪床展被了,玄月卻把那個竹簍,小心地移向一邊,對蔡小菜道:“我睡這邊,你睡那邊?!?br>
  徐諾的心怦然又是一跳。

  五元神器!五元神器就在其中。

  如果我……固然,我若只是拿到五元神器,不懂配合的功法,沒有作用。

  但他空有功法,沒有神器在手,又能如何?

  何況,勝治說過,在太卜寺中,有一幅古老的壁畫,乃是謄抄于已經被毀的憶祖山的洞窟壁畫。

  當初,我徐家始祖和楊家始祖,就是在那個洞窟中發現了五元神器,從壁畫中發現了它的用法,如果我……如果我……徐諾的心頓時又劇烈地跳了起來,這個誘惑……那魔鬼的念頭一旦浮起,就再也遏制不住了。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南宋異聞錄月關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南宋異聞錄月關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gpk钱龙捕鱼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