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零章 快要嚇尿了的羊腰(二合一)

作者:墨守白 作品:我是一個原始人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681637.buzz/
  羊腰現在非常的恐懼,這當然不是因為他加入到了青雀部落之后,青雀部落的人對他做了什么事情。

  相反,對于加入到這個看起來極為神秘的青雀部落,他心里還感到非常的高興。

  畢竟看起來,青雀部落很是富裕,食物很多的樣子!

  如果是以前的時候,說要誰說對自己以及自己部落的人說,你加入到我們部落吧,我們部落管你們飯吃,羊腰覺得自己一定會噴他一頭一臉的唾沫。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有人對他說出這樣的話來,他不僅僅不會生氣,還會對說出這樣話來的人,產生出極大的感激,然后屁顛屁顛的加入到這個部落之中。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此時他,以及他們部落的人,此時也不會加入到了青雀部落,并且還覺得很是幸運了……

  此時,他之所以會是這樣的擔心和恐懼,乃是因為此時他們正在前進的方向。

  此時,他們正在前進的方向,正是之前的時候,他們鼓足了前身的力氣、拼了老命的想要逃離的方向。

  在這個方向的前面有著一個部落。

  這個部落正是之前的時候令的他們吃了大虧的有巢部落!

  他有心想要勸阻這些看起來很是神秘的人不要繼續前去,免得遭受到了什么傷害,但因為是剛剛加入,與這些人還不熟,并且這些人看起來都有些生人勿近的樣子,所以就也只好忍耐住了心中的恐懼,隨著這些人一起往前走。

  不過在行走的過程里,他已經做好了大不了再一次奔逃的準備。

  這一次,自己吃飽了飯,肚子里面有了食物,跑起來的時候,一定可以更快!

  心里面這樣想著,羊腰的心里漸漸的放松了不少。

  高高樹木,以及那些建立在樹木之上的、鳥巢一般的古怪洞穴出現在眼前的時候,羊腰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就有些微微顫抖起來。

  并順勢就做好了拔腿就跑的準備。

  之前在這里的遭遇,給他以及他們部落的人,留下的印象實在是太過于深刻了!

  然后,下一刻羊腰緊閉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就張大了起來。

  不僅僅是他,他們部落中的絕大多數人,包括他們的首領在內,都是一副極度吃驚的樣子。

  因為之前將他們打的落花流水、根本就沒有多少還手之力的有巢部落,再也不復之前的那種狂暴的樣子。

  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他們的態度極為的溫和,或者說是有些低眉順目。

  與之前的時候相比,完全就是兩個部落!

  羊腰就這樣張大嘴巴看著雙方之間的這種交談,一直到自己等人隨著青雀部落的眾人離開,他的嘴巴都沒有合住過!

  剛才的發現實在是有些太過于驚人了。

  自己等人加入的這個部落,到底是什么樣的來頭,怎么看起來很是不一般的樣子?

  羊腰心里這樣想著,一邊往前走,一邊不住的用眼睛往這些人的身上打量,想要看看這些人到底是什么來頭,擁有著什么樣的能耐……

  這樣過了一陣兒之后,羊腰的臉上有笑容浮現,整個人看起來都輕松了許多。

  因為在之前思索的過程里,他想明白了一個事情。

  這個事情就是,想要在這個世上活的更好,少遭受到欺負,僅僅是憑借著個人的勇武所能夠起到的作用是十分有限的。

  只有部落強大了,在面對其余部落的時候,才能夠真的做到令部落里的每一個人都能夠安全,能夠揚眉吐氣!

  這樣的感覺,自己以往的部落給不了,但是現在加入的這個部落,似乎能夠做到這些。

  能夠讓自己等人,體會到不少之前的時候,所不曾體會過的東西……

  “#¥@33#……”

  有巢部落這里,有人開口說話,目光注視著不久之前韓成等人所離去的方向。

  在他的邊上,是頭發白了許多的老祭司。

  老祭司聽了這人所說的話之后,思索了一陣兒,搖了搖頭。

  “@##@#S……”

  他對這個人說道。

  剛才,這個在駝背的原始人帶著一部分離開了部落之后,就成為了有巢部落原居住地新的領頭人的人,所說的話意思,概括一下就是為在為青雀部落將要在他們部落附近建立新的部落而感受到擔憂。

  他在詢問自己部落的老祭司,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夠阻止青雀部落這樣做。

  僅僅是只與紅虎部落相鄰,就讓人感到非常難受了。

  此時再來一個不亞于紅虎部落的青雀部落,這日子還讓不讓人過了?!

  他的這個想法,直接就被有巢部落的老祭司給否決了。

  他告訴部落的這個人說,青雀部落想要在這里修建新的居住地,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辦法對其進行阻止。天才一秒記住http://www.681637.buzz https://m.slzww.com

  因為青雀部落比自己部落強大的太多了。

  這其中的大差距,能夠抵消掉所有的計謀和辦法。

  面對這樣的青雀部落,自己真的是沒任何的辦法好想。

  那些面對其余部落應該有著不小作用的辦法,用在青雀部落身上,是一點的作用也不會有……

  在聽到老祭司說出來這樣的話之后,部落里的這個人,一時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事情就跟老祭司說的一樣。

  面對實力遠超自己部落的青雀部落,自己部落是真的沒有任何的辦法,能夠將他們將要在自己部落附近修建新部落的行動給阻止了。

  就跟他們沒有辦法阻止紅虎部落的人,前來收割那些生長在自己部落邊上的、本該屬于自己部落的稻子一樣……

  什么時候自己部落也能夠強大起來?

  能夠不受制于人,能夠隨心所欲的進行生活?

  以往的時候,覺得自己部落生活很是不錯,挺滿足的有巢部落新的領頭人,想起這件事情,抬頭仰望青雀、紅虎這兩座大山的時候,心里面的優越感,全都消失不見了,只余下了滿滿的無力。

  想要達到這兩個部落的那種高度,實在是太過于困難了!

  “#¥@#WE……”

  有巢部落的老祭司,看了這人一陣兒,便再一次的開口說話了。

  他的意思是在告訴這個人,青雀部落前來自己部落附近建設新的部落,對于自己部落來說,未必就是什么壞事。

  首先就是自己部落并不主要依靠在部落周圍的采集、打獵這些事情過活。

  哪怕是青雀部落的人前來之后,不斷的在自己部落附近進行采摘等類似的事情,對于自己部落的影響也并不大。

  除此之外,青雀部落在自己部落這里修建新的部落,能夠改變自己部落這邊的情況。

  不再是紅虎部落一家獨大,而是多出來了一個與紅虎部落差不多的部落,在這里與紅虎部落進行抗衡。

  作為距離青雀新部落更近的自己部落,在這一樣的情況下,應該是能夠受益的……

  作為部落里公認的智慧第一人,有巢部落的老祭司是真的有他的獨到之處。

  很多的事情,他總是能夠比一般的人看的更遠,更為的清楚。

  隨著他的訴說,以及這些言語在部落里的傳開,之前還人心惶惶的有巢部落的眾人,都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人們對于青雀部落將要在這里建設新部落的事情,不再緊張和惶恐,甚至于還有不少人還在心里盼望著青雀部落的人趕緊來,趕快在自己部落附近修建新的部落。

  不然的話,這附近只有她們一個部落在這里直接面對紅虎部落,壓力實在是有些大,睡覺的時候都不怎么安心……

  紅虎部落這里,紅虎部落的巫女正趴伏在地上。

  如果不是因為沒有鼻子的話,她的鼻子一定會貼在地上。

  這樣的姿勢,不可謂不虔誠了。

  在她面前是一個石頭壘成的臺子,臺子上面鋪著柔軟的、整個部落最好的獸皮。

  獸皮的上面,蓋著一層紅色的麻布,紅色的麻布上面,放置著的,則是最為令紅虎部落的巫女心肝的自己部落天神的化身。

  如今,紅虎部落的巫女每日在瓷虎面前祈禱和思考的時間越來越長了。

  態度也越來越虔誠。

  不虔誠可是不成的。

  畢竟天神的化身是這樣的靈驗!

  現在,部落里儲存的食物已經超過了往年這個時候所儲存的數量!

  要知道,之前的時候自己部落為了換取天神的化身,部落所留存的食物可是不多了!

  然而如今的結果卻是,在這最為難以獲得食物的季節里,自己部落的食物,在減少之后,反而得到了一個極為迅速的提升。

  如今已經超過了往年這個時候部落里所擁有的食物數量!

  這當然是神圣的天神化身在起著作用。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自己怎么能夠想到這樣好的辦法?

  自己部落的人,在進行這樣事情的時候,怎么可能會這樣的順利?!

  在這種所有的榮耀全都歸給神圣的天神化身、所有不曾實現的事情,歸為自己不夠虔誠的原則下,紅虎部落的巫女,被自己這樣的行為,給弄的越來越是虔誠。

  跪拜、匍匐祈禱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面對這樣神圣、這樣靈驗的天神化身,自己再不虔誠、祈禱的時間再不長就這真的是太過于不像話了!

  心里面這樣想著,紅虎部落的巫女,就變得更加虔誠了。思路手機端最快https://m.s/l/z/w/w.c/o/m

  哪怕是保持著這樣過的姿勢,令的她的雙腿以及雙臂都是麻木的,她也沒有絲毫要起身的意思……

  之前還顯得揚眉吐氣、因為加入到了青雀部落,而覺得滿心歡喜的羊腰,此時心中的那份淡然,再一次的不翼而飛。

  不僅僅如此,此時他的雙腿都還在忍不住的不住抖索,有種想要尿出來的感覺。

  整個人的那種感覺,就不要說了。

  望著這些穿著奇怪的青雀部落人,目光之中滿是恐懼。

  這當然不是青雀部落對他以及他們的部落人做了什么。

  而是青雀部落人帶著他們正在做的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過于嚇人了!

  就在不久的剛才,他知道了一個極其可怕的事情。

  這個事情就是,他們現在正在前往的地方是紅虎部落!

  在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后,羊腰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是開玩笑的吧?!

  那可是紅虎部落??!

  在他們的認知之中,最為強大的部落!

  能夠壓得諸多部落盡皆低頭,哪怕是在這樣的季節里,拿走他們所賴以活命的食物,也沒有幾個部落的人敢與反抗的存在!

  在他們的印象里,這里所有的部落,都是不住的在心里祈求著紅虎部落的人,千萬不要上他們部落的門。

  然而現在,這些青雀部落的人,居然要主動往令的所有部落都避之不及的紅虎部落上面去湊?!

  這不純粹的就是羊入虎口,自己往上面去湊嗎?

  見到喜歡自己找不自在的,卻沒有見過這樣找不自在的!

  自己等人的命,怎么就這樣的苦??!

  這才剛剛加入到了一個新的部落,覺得能夠過上一些好日子了,結果這才過了多久,自己等人便又要開始新一輪的忍饑挨餓了!

  自己等人新加入的部落是很是強大的。

  這點從這個部落眾人拿著的武器、人數、所攜帶的食物,以及之前的時候,有巢部落的人,在面對他們的態度的時候,就能夠看出來。

  但,那只是有巢部落??!

  有巢部落能夠這樣對待他們,并不代表紅虎部落也能夠這樣的對待他們。

  畢竟紅虎部落是那樣的強大,是那樣的霸道,那樣的令人感受到敬畏,和恐懼!

  而且,青雀部落的這些人,前去的時候,身上還攜帶有為數不少的食物。

  這樣的行徑,讓羊腰深度的懷疑,青雀部落的這些人,根本就不是找紅虎部落的人做什么交易的,而是去跟紅虎部落的人去送食物的!

  趕著送上門的那種!

  “@#@[email protected]……”

  過度的恐慌,終于是令的他鼓起了勇氣,開始向青雀部落的人,說他的看法,阻止青雀部落的人,不讓他們前往紅虎部落去送食物。

  看著一臉正經,緊張兮兮的羊腰,以及其余羊腰部落的人,通過了貿弄明白了他們意思的青雀部落人,全都露出了善意的笑容……
添加到收藏夾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 注冊會員 | 加入書簽

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把我是一個原始人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是一個原始人最新章節 TXT電子書免費下載
gpk钱龙捕鱼挂 私募基金配资 2013急速赛车 大富翁棋牌app下载 平特一肖精准公式规律 期货股票配资网 海南体彩飞鱼彩票 云南快乐10分推荐网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彩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 上海快三走势图电脑版